九歌.朱少麟.地底三萬呎

關於部落格
朱少麟習慣隱藏.九三萬專長挖掘.奮不顧身.探索朱少麟的寫作世界。
  • 571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朱少麟回答(8/8)(下)

白晝月,有時讀者讓自覺像隻唱歌的小鳥,有時唱得婉轉,有時高亢,你獨衷一曲,我也感激啊,謝謝你只喜歡傷心,如果在這邊我能說什麼的話,想跟你說,請對文學小說繼續保持興趣,總是會有更多令人驚奇的作者出現的。2051~咳,別提醒籐條,依我對他的瞭解,他看完全部檔案的機率不太大.....未來.海嵐,是啊,雖然辛苦,也終於結束了,妳該快開學了吧?還是一句,加油,覺得辛苦時,再多忍耐一秒鐘~~citygirl, 我終於見到圖畫啦,挺可愛的,呵,彷彿時光倒轉,這群人逆著光陰在最青春的年歲相會呢,妳捕捉到了他們很快樂飛揚的時候,從圖上認得出人物,妳連服裝細節都表現得很有巧心,我倒從沒想過這些人齊現在鏡頭前的畫面,這下見到他們排排而站,感覺竟然溫馨得驚竦....BTW....海報的字體很小,我沒看錯那是Johnny Depp 吧??嘩.....這可能是史上最天才的主意了......

說到圖畫,順便也向「網友的創作」區中的 "sleepBOX睡盒子" 致謝,你畫的也是青春洋溢版的傷心,將人物表現得很清秀,謝謝你,讓我吃驚的是小葉,她是個真實的人物哩,在我看來,竟有九分像....

viverrine和 ★御☆ ,有沒有下一本,我不知道哩,但有了你們這些溫暖的言語,一個作者足以微笑許多年,真的。「讓世界不一樣了許多」,這話太美麗,教人承受得泛出淚光了。吃了五年超商便當之後,如今我偶爾還是會在夢裡驚醒,再搖醒我的專用司機,說:「我好想吃便當啊~~」

乏味嗎?說真的,如果有人想要以我的生活拍紀錄片,那人最後應該會棄膠卷逃亡。

鄭重向 windsurfer 表達謝意,編輯的問答區檔案很方便,連我都是受惠者哩,一一比對是否有重覆答文時,這檔案省去了許多苦工,真謝謝你:)。你所說的自我實現,我也深有所感啊,非常、非常努力地做一件連自己也不太確定意義到底有多大的事情,這實行本身很微妙地,成了一番意義,猜想,運動員式的自我鍛練,或是藝術上的自我實踐,探尋的都是極限,所謂探尋極限,莫不就是在幾乎永遠的不確定中孤獨地堅持下去?

以一個作者的心情而言,我感覺你前後兩次接觸傷心時,都是發生在挺好的時機:)

謝謝你用了溫柔這字眼,我晚熟得很,那時還沒學會暴力。windsurfer ,這名字很可愛,尤其是對我這樣一個學過跳傘的人來說:)

這兒又來了一個要我「包含」的讀者^^",dear 如今,我知道你在說的是什麼,電影這事應該是不可能成真的,請放心。「我以為我是書中的一個字吧...」說出這樣動人的話,你怎麼會是個沒靈感的人呢:)?讓你在有聯考的夏天偷看小說,還又翹了課,我該說什麼才好呢?呵,偶爾的癡迷也是挺好的經驗,有緣與你見過面,想特別祝福你活得精采,順利。

廢墟,光是看著就能讓人魂遊遠方的兩個字啊,過了十八歲才習舞,應該需要一個很美的理由吧:),祝福你,跳舞的孩子,關於心中的那隻燕子,該是在飛翔中不小心陷入空間迷向的人,才能特別感覺到它,妳說不太懂,也許這表示妳的確是個備受神的祝福的孩子啊。覺得地底三萬呎是個很美麗的故事,妳的內心應該不像妳的名稱這樣蒼涼哩,謝謝妳,也祝福妳繼續成長,好好飛翔。

dear 遠華,因緣變幻迅速,別說妳總以為每回留言都是最後一次了,五年前,那莫不是一次挺確切的道別?誰也料不到後來會在這兒大玩佈謎遊戲啊。

妳決定做達人這事,很有味:)

除了dear YH. W偶爾造成的恍神之外,妳應該不算隱跡過,總是留下些友善的線索。呵,說到文壇這事,妳會同意我將「心情」與「看法」分二而論,這些日子以來,應該更看得出來,兩者我都無意涉入,我的心情與看法,若有所騷動,全都留在獨自的寫作中了。是的我理解妳所言未竟的是些什麼,我在面對時的想法是,有所執著,才有損傷可受,因為知道妳聽得懂,才特別說出來。

生死疲勞,寂滅為樂。

說到所謂讀者,純以我這邊的角度而言,妳已成就了一個最獨特的角色。要特別感謝,妳看出了自我完成這事。謝謝妳,好的,我正要進入期待已久的閒居精進,也祝福妳趣向更好的一端:)

阿俠,謝謝你的詩,從純對於空間向度的感動與戰慄中,蘊生出這樣華麗的意象,很不俗,有時候我也浪漫地想,在這些非即非離的平行中,再多的純粹知識也捉摸不到的地方,若真的有所交會,莫非就是只有美才能解釋的光芒?

也謝謝你的評論,雖然我不欲涉入解讀,但想告訴你,你的靈犀讓一個疲勞的寫作者深感安慰:)

我收下這首詩,也珍惜它。

真是爽朗的表達,小瞳,成長是需要時間的距離才看得分清,就像我們無法太貼近地照鏡一樣,好的,我們都繼續成長,很高興妳能在那些作品中映證了自己的變化,因為這些訊息,所以我也謝謝妳:)

2501 ,自己乘了一萬倍,還能駭成這樣,呵,妳的軍火商在去年受了殺戒,對了,又有新靈感,在妳誕生那時候,大約離佛後2501年不遠:)

有時候在作品裡面掩藏了非常細微的線索,埋下以後,不見天日太久,終於連我也忘了它們的存在,舞瞳之姝,妳竟然掘出了它。

是的,阿芳以古典芭蕾拉筋暖身的秘密理由,正如妳所說。

終究是經歷過的人才能嘗出那滋味。也許真正的舞者比旁人更能明白,讓我們狂喜的與我們所極力抗拒的,在某些部份幾乎是同一。

妳正在讀護校呀?dear 舞瞳,妳所說的邪惡念頭,是個艱難的問題,這兒妳並沒有發問,但我想自動說說我的看法,我覺得,當那側隱之心極度騷動時,不妨想想,仁慈的對象是什麼?是對方?還是「對自己的良心仁慈」?我說得模糊,想以妳敏銳的文學解讀能力,應該能明白的,祝福妳。

有機會的話,請幫我問問妳的現代舞老師,性慾的根本來源,又是什麼?:)

呵,我承載著越來越多的祝福,dear  Cassandra ,連最後二週也熬過去了,精進時光不遠,我真的非常喜悅,謝謝妳:)

「如今」,從上一篇留言到這兒才過三天,如今的你活潑了不只三倍啊,呵,加油,好好讀完書,很快你就有不介意花多少錢到101大樓高層吃飯糰的時候──如果到時飯糰還能讓你熱淚盈眶的話。遮蔽物?如果我沒記錯,你也是用教科書當遮蔽物才讀完傷心的吧:),別說謝了,你讓我很開心,真的。

生日快樂,獅子李,23歲是很讓我羨慕的年紀:),那兩本作品能陪伴你五年,這種訊息令我感到溫馨。之後的事,誰料得到呢?但我想預測你有非常豐富的許多許多年,因為你是第一個跟我說想扮演籐條的人,其他有這想法的人大約都不太敢說出口吧。

筆下的籐條,其實有種溫厚的、守護別人的能力,與海安算是兩極啊,祝福你:)

海底兩萬哩,小說我沒看過,但看過電視影集,記得是兩三集長度,也許應該是一部電影。現在你應該已發現它和我的作品幾乎毫無關係,呵,也很高興認識你。

YH Wang,聊了數次之後,雙方應該產生了點默契,也就是都同意太過恭維是多餘的,這立場確定了?ok,那麼讓我真誠地說,將那些不夠成熟與懦弱先撇在一旁,從來文之中,我確實見到了某種大得令人動容的力量。

想來妳自己知道這事。dear ,我覺得狼狽對於一個極聰敏、同時又極含蓄的人來說,是滿重要的經歷,呵,不虧妳了:),我要謝謝妳畫的那幅圖,讓我有點意外,我的心裡確畫了一些圖,但與人無關,節制的是方向問題,也就是向城、出城、入城、封城這些程序間的推演,與人有關的部份,我想說,妳的觀察和另一位小魚一般,都相當深入,足以令作者衷心微笑,嗯,這兒似乎是個道別了,因為妳付出了某些部份隨我而去,往後我再回頭時,也將同樣地感激妳:)

保重啊.....

雨絲,是的,我經歷過跟馬蒂一樣的困難,如今再回觀,只有感嘆,怎麼最艱難的,就發生在最不知該如何應付的年歲裡?呵,這話本身有邏輯問題,知道該怎麼應付,艱難就不致於過鉅。

換個看法,就是因為歷經過艱難,才有「應付過,甚至解決過」可言。dear 學妹,如果我說,當年的"人群恐懼症"若非那麼折磨人,若非費盡過全力克服它,又存活了下來,之後的我也不會活得精采,對妳有點安慰效果嗎?這兒我有個疑問,妳在先前的求學過程中,也遭遇過全新的學校環境吧?在克服恐懼感這方面應該有點經驗了吧?從妳的留言中蒐尋蛛絲馬跡,我見到這句:「很怕...會不能做真正的自己。」嗯,基本上,完全做真正的自己是不太可能的,我猜測妳所恐懼的是「無法在新同學面前做為一個優良的自己」,是不是呢:)?因為期望非常大,所以非常害怕,這還在正常的範圍內,除非妳怕得到了學期中還說不出話,那麼就該去找心理輔導老師報到,否則呢,「不知道該如何跟別人先"裝熟"」這是可愛的害羞,別太擔心,妳的班上,應該大約有十分之一的人害羞指數與妳差不多,能夠的話,先向這些同學送出妳的友誼吧,妳最能瞭解他們的處境了,先從這事做起,好嗎?

至於能不能做真正的自己,這條路或長或短,以學妹妳而言呢,我會建議,先不用急,先試著在同學間做個友善的傾聽者,讓他們樂意在妳面前發表「他們想成為的是什麼樣的自己」開始,希望妳會從中發現一些大學歲月的樂趣,也祝福妳:)

-----------------

以上的答覆,是到板上的9月1日為止,之後該還有更多的留言,請各位諒解,我需要封閉休養一陣子,往後再進入網路時,我會時常回到板上,大家的留語我會認真閱讀,也會珍惜:)

-----------------


現在是第二部份,關於各位在讀後感、書中人物討論區域的留言,與指教,我全都拜讀過了,心中的感激難以細訴,希望各位可以容許我保持開板時的初衷,不參與解讀方面的討論。

雖然貼文中,有許多敏銳的分析,精準得令我動容。

與其列名一一言謝,也許各位願意寬宏地聽我這麼說:剛交出作品,就見到最直接的閱讀感想,可能有人會因之得意洋溢,我的反應稍有不同,怎麼也無法得意起來,因為總是有些撰寫上的更完整念頭,發生在完稿之後;但這次讀閱各位留言的心情較不一樣,可能是寫得太耗累,掏空了一般,從大家的討論裡,那許多聰慧的光芒交會中,我恍若得到了友善的撫慰,謝謝,謝謝你們,這本小說或許並不完善,但作為一個寫作者,我真誠地用盡了全力。

對於閱讀這本小說感到艱難的讀者們,身為作者,我致上歉意,也許我還可以說上千言萬語,但總認為,在作品之外,不應該再利用其它語言說服讀者喜愛它,所以必需節制,唯一想說的,在這次答文()集中已經表白過,請讓我再貼一次:

「期待像讀一本推理小說一樣,一路抽絲剝繭等著最終真相大白的話,結果將是滿頭霧水的,因為這本小說的題意,傾向於越往下探尋,牽扯就越多,牽扯最遠闊處,又回到源頭──任何深深埋藏者,豈不也是來自當初地表的層層累積?如果能寬容這種敘述方式,願意的話,請嘗試再讀一次,這本小說的挑戰即在於:再次閱讀之下將會發現同樣的文本呈現出全新的況味。」

身邊幾個最親近的朋友,不下數十次這樣對我說:「捨棄了已有的暢銷路線,過那種非人的簡樸生活,只為了追求心目中那罕見又深奧的小說形式,一定很孤獨吧?」

是的,很孤獨,無以描述,是你們減輕了這孤獨。

謝謝來訪的各位。

-----------------

最後我想多說一些話,這個布洛格,開始於一篇文章:「我欠讀者一句話

如今算是我個人的最末篇了,想要對一群未曾出現在這邊的人們表達心意。

這些人,指的是這五年來透過郵政寫信給我的人們,你們未曾收到過我的回信,我要致上最深的歉意,五年以來,我無法拆閱任何信件,祈望如今你們願意寬恕,我無法閱信的原因:我在完全封閉的狀態下生存了五年,忘懷過去,也不太揣測未來,只用盡生命中的每一分力量,寫新小說....這不算諉過的好藉口,只希望你們能原諒一個寫作者的過度集中自己。在我心中,深感虧欠你們最多。

另外,致兩位失聯的朋友:在美加住過的薇薇安,與小戴夫,若是有那稀微的可能,你們漫遊到了這兒,請向我說句話,好嗎?

------------------

再會了,祝福各位: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