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歌.朱少麟.地底三萬呎

關於部落格
朱少麟習慣隱藏.九三萬專長挖掘.奮不顧身.探索朱少麟的寫作世界。
  • 5719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朱少麟回答(7/8)(下)

如果確定已經跳過了最好的一支舞,那麼謝幕的姿勢也許有些艱難。

讀了燕子會想抽煙啊?不妨猜猜看,卓教授是患什麼病死的?

枯梧桐樹?這問題大有隱喻。

我是在'98年春末開始寫燕子的,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記得,那個夏天,台北下了許多場轟轟烈烈的大雷雨,每一次雷落,都震得整條巷弄的車子大響警報器那種轟烈法。

那時我正寫得辛苦,只要暴雨來襲,我就停下工作,爬上公寓天台,看閃電,等鳴雷。

常常在那天台上站到雨過天青。

從那邊正好可以遙望一座人家小院,其中的確有棵梧桐樹,姿型很蒼勁,但它是活的:)

來得正是說再見的時候,倒也有趣。妳的文筆相當好,更好的是妳有詩一般的思考方式,加油,祝福妳。

--------

 TO wannarock

原來你是了解綠白Y的那位神秘客:)

衛x中學讀六年?呵.....身為曉x中學讀六年的人,遇見你們時,這笑容盡在不言中啊。

也許是我的成見,對於念理工科系、偏愛文學小說、又聽搖滾樂的人,我總感到有些深不可測的潛力,從來文中可見,傷心這本「可怕」的小說對於你並未造成太大的搗亂,高一時的你該是個夠強韌的孩子,也許一些遠程效應是出現在你的懷疑,當你涉世越深之後,就越全面性的懷疑,這也很好,既然是個聽搖滾樂又讀小說的電X所怪獸,就一路懷疑下去吧:)

藝術方面我沒太多閱讀經驗,你這兒問的似乎是現代音樂之流的藝評與知識,我的建議會是,眼前的網路資源比書籍實用,如果專就樂評而言,這一年來,最常讓我驚奇的是那些blog達人們,呵,介紹一個我常逛的達人網板給你,從他那邊,可以連結許多知識來源:http://www.knopfler.idv.ms/aboutme.htm

他應該是你的系友。地底三萬呎呢,願意的話,請不要用太寫實的時空觀看待它。也祝福你安好。

--------

TO 城市

缺的是對付憂傷的藝術,都進入藝術的領域了,你真希望我以文字論述它嗎?

慢著,有個人想說話,我的新朋友禿鷹,他有一種隨風凋零式的藝術,好對付他那距離美越來越遠的憂傷。

他說:「當你已經擺平在地上,你就不可能再跌倒。」

好吧,既然你的心情低落,那我不鬧了。自問,是否我也常常面對憂傷?自答:「是的。」怎麼對付這些憂傷呢?這幾年我所學到的是,看清楚自己的這副憂傷模樣,之後再看深入一點,我看見的是什麼?是「一個太珍愛自己,太想滿足欲望,太介意受傷的人」,看見這個人之後,所憂傷的,就變得有些可疑了。

藝術的事,有待人找到適合的觀賞角度,你還會慢慢長得越來越強韌的,不要太駭怕,祝福你:)

--------

TO 小鬼

呵,第一次見到有人以燕子來解讀地底三萬呎。

讀者們總是讓我意外啊。謝謝你的巧心比對,說到重複的造句,嗯嗯,整本地底三萬呎的內部就充滿了移殖和複製,當然不用提我那重覆使用前作局部的小習慣了,不過看得見那些「我不願意」的部份,你的眼力相當好,也要謝謝你喜歡地底三萬呎的文字。

對了,問你個問題,你覺得梵谷唯不唯美?:)

--------

TO echoeari

妳的問題也讓我一愣,醃了就醃了,同一頁上已經說明過,芊蘿適合醃存啊。

再細看一次來文,原來問題是帽人跟禿鷹「會一起回答」這事嗎?不得了,內情曝光,原來帽人和禿鷹是過著「床頭吵床尾和」式的同居生活啊?我不確定,看來頗有可能性。

--------

TO 徽徽

嗯,會拒絕採訪,那應該是我從五年前開始閉關之後的事了,在這兒向妳那些採訪組的同學們遙遙致個意。

一個「有點脫節的局外人」,聽起來滿適合接觸我的小說:)

接觸一本書是個緣份,在人生中哪個階段接觸它,更是獨特的緣份,能與妳的靈魂有所共鳴,這種訊息我將珍惜,祝福妳。

--------

TO 奧..

你也好:),真是沒辦法唉,關於寫作者,以寫得不錯為前提,你比較希望見到一個什麼都很能寫的人?還是一個寫得很有個人獨特色彩的人啊?

我是那樣的人嗎?你的敘述怎麼看都是雙面刃,呵,要逼我使出蛤蟆功啊?因為你夠聰明,所以我用極簡的文字回答你好嗎?相信美,但不相信天堂。

「破解來到了一個關口,」接下來咧?嗯,如果不愛販賣寶物,通常是換遊戲。(還是茶)

--------

TO koula

呃.....我跟任何人一樣,是個缺點多多的人,但妳所問的「缺陷」比缺點還要強烈,我有什麼缺陷啊?應該是少了某些雄性器官吧,oops.....正經點為妙,重來一次,我有什麼缺陷啊?被生得太孤僻了吧?尤其是這幾年,越來越無法忍受與旁人接觸了。

要怎麼找到自己的缺陷呢?再確定一次,這兒說的是缺陷不是缺點喔,想見到缺陷,就先看看妳對於什麼的渴望最強烈吧。

完全恢復正經 --> 是的,我個人認為,是人,多多少少都有些缺陷。

--------

TO 樺

好可愛的文筆。我在寫小說的新章節前也有打草稿的習慣,但經過多年驗證,這些草稿通常用不上。

米蟲是象鼻蟲的蛻前期,聽說,台灣的竹子,都需要經過象鼻蟲的幫助授粉,才能進行異性繁殖。

呵,高三生看地底三萬呎是辛苦了點,害妳恍神了。關於你的問題,1.因為君俠的外型長得像紀蘭想念的阿鍾。比較弔詭的是,你認為紀蘭當初為什麼彷彿喜歡阿鍾呢:)?

2.這問題的較深層是,為什麼辛先生總要君俠在身邊旁觀一切?君俠對於他的意義是不是類似某種鏡子?

被自己的鏡子討厭,那真像火箭隊說的:好討厭的感覺~

最喜歡小葉,表示妳是個心思正常的高中讀者啊:)

對了,關於象鼻蟲與竹子,我是胡謅的~

但還是相信米蟲有些我們不容易看得出的價值^_^,祝福妳喔。

--------

TO 草川千尋

五體投地可能還不夠,我陷得很深,得用鏟子才找得到我。

在面對ONE PIECE前,好個發語詞,妳的同學顯然找來了一隻健筆,呵,我其實不太看漫畫的呀,居家附近找不到租書店.....且慢!我根本不出門的啊,為什麼會看ONE PIECE呢?不是自願的,一切都是因為幾年前誤食了「書桌前定身」惡魔果實的下場。

接觸過的日本格鬥系漫畫,基本上都是悍然不受真實世界限制的作品,在描述故事背景的「世界真實面」時就顯得有些牽強幼稚,這方面,ONE PIECE 竟然悍到不受牽強幼稚的限制,狂野得自成一格,就是這野性吸引我吧。

除了ONE PIECE ,案頭上不常出現漫畫作品,近年來唯一首尾看完的是「淚眼煞星」和「惡女」,嗯嗯,自動招認,差異還真大。回覆完畢,歷史文本看守人,妳考不考慮加入帽人的垃圾歷史學研究所啊?

--------

TO 曼

「自由與孤獨並不對立,而幸福與寂寞,也不一定存在著相對應的關係。」很好啊,以妳的體會繼續寫下去,相信妳所追求的是能讓靈魂豐厚的東西。

像馬蒂,也像阿芳,妳是指筆跡嗎@@,妳的視力必定不凡啊。

要到美國去流浪了?祝福妳,永遠保持勇氣:)

--------

TO YH Wang

是啊,的確是 Joseph and the Amazing Technicolour Dreamcoat 的主題曲,這算是美式Musical的音樂,Andrew  Webber 大部份的作品我都聽,歌劇呢,我不算深入,可能是受到Queen的歌劇式搖滾的影響,每聽見有模有樣的序幕曲時就瀕近挫起來狀態,當成搖滾了,後來發現一些電音風歌劇還滿合脾胃,這類產品越來越多見,推薦奇佳大碟一片~Paul Schwartz 製作的 " ARIA" ,滾石的風雲唱片1999年發行^^

--------

TO Ray

大約八萬字了,說真的,很高興我快要就能「不好」一些~"~

呵,真是個好祝福,謝謝你,這次遁回地下,不知道會不會變成一隻十七年蟬。

真如值得一求,為了這點,大概不會真做隻懶蟲。

你也有豪氣,就這麼決定,往後再有人問到改編戲劇的問題時,借你的大刀一用啊^_^

--------

TO No B*o*dY

答文至今,越來越懷疑我在做什麼?當讀者們要求我扮演一個人生導師時,倒真希望我能被開除啊。

這一次,如果說我能瞭解來文想說什麼,絕非逞強。在一本塗寫滿地底三萬呎手稿的筆記本上,因為某個我此生永不可能達成的願望,我寫下了這句話:就因為無法遂願,才明白了何謂真實的滿足。

「上帝關了一扇門,必定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。」這句話對於深受損失的人來說,效果大約是:靠!太諷刺。

但這一次,上帝似乎沒有失信,從來文中可以見到,沒有出路的欲望,已經打造成了一部內燃機,在那兒漸漸累積了過人的爆發力。

最常對著窗口發愁的人,最能看得見點點星光。

好的,也請繼續進化。這些話是說給他聽的。深深祝福他:)

--------

TO 向益

你對三部作品的看法,敘述雖然簡潔,我讀得出來你是個深層的接收者:)

所以這些話能對你說:過去幾年來,我做的約莫是某種攀爬的工作,目前趴倒在空氣稀薄、大風凜烈之處,冷得很,至少有你這樣的讀者,溫暖我的心頭。

謝謝你所說的疼愛,對我而言,來文豈不也是太溫柔?我預測著,如果將地底三萬呎當成推理小說,將有些人讀得火冒三丈,相信總有人能同意,這是一本在極大的善意之下完成的小說,它讀來較耗神,而且意外──因為它寫成在既有的康莊大道之外,現在我想說,漸漸發現,讀者們大致上也很疼愛我。

短短兩題都是大哉問啊,第一題,在這七週中正面或片面地答過多次了,這兒再度誠實地回答一次,所謂天才是99%的努力加上1%的資質,針對寫作而言,我得斗膽說,比例大約正確,但那1%是必要條件,缺了它,再多努力也枉然。嗯,說出這話需要堅強的脊樑骨。

第二題,我的人生信念或堅持為何?堅持處很明顯,我只為了衷心同意的目標,才可能付出力氣;信念呢?這問題通常是被動之下才認真思索,嗯,如同<傷心>中所言,我相信人之生存,各別擁有獨自的課題,為了這想法,再缺力氣,也得好好地尊重自己的生命內容。

來文的用字大氣,文筆整齊,如果這兒有場賭局,我會押你有那必要的1%。祝福你:)

--------

TO CPLin

這兒幾乎是<傷心>的故人園地,你的出現的確像個意外:)

尤其又是來訪在我這短暫的文字回應期,也算是有緣。十天閱完三本,該是個勞神的經驗吧?在我終於寫得達意之後,你才接觸這些小說,換我想表示感激了。

謝謝你的評語,九年來的書寫,一路按耐,憑著一股硬氣,只在確定將要言之有物的情況下,才肯動筆,你的來文稍解了我的長途寂寞。

地底三萬呎已遂我願,去路未定,謝謝你的祝福,我也深心祝福你。

--------

TO 汪汪汪

清清爽爽的文字,挾帶的訊息頗有震撼效果,dear 汪汪汪,這兒我像個局外人似的,相信妳在當初那決定時,該是與小說間產生了電光石火的靈犀相通,一瞬明亮,換我做個動容的讀者了:)

謝謝妳,聰慧的女孩,願妳得到極多的自由:)

--------

TO  viverrine

寂寞要能吐得出來,算妳有本事,呵。

楊乃文的Silence ?好的,去尋來聽聽,一向覺得她那副看起來總是生著氣的模樣挺可愛的^^

--------

TO 佑子

你好啊佑子,猜想你還是學生年紀,身邊就有說起話來「調調很像帽人」的同伴呀?這個人會不會常被圍毆啊?

我喜歡能量這形容,繼續猜想在你的性格裡,應該深藏不少感性在其中。

小心<地底>的迴圈式敘述形式,基本上,迴圈都有擴音效果,也就是你說的放大:)

也祝福你安好啊。

--------

TO lem山

雖然「被刪除的那段空白」逗樂了我,騷人這兩字的笑果還更多,真有你的。

誠心恭喜你考上那系,我舉雙手保證,絕無風涼之意,呵。你那造成空虛的「失落」,從敘述中讀來我的感受動態許多,好像是「墜落」,失重,飄飄蕩蕩,再次保證,不是調侃,因為這些我都經歷過,請相信我,這些經驗都是讀哲學的好理由。

對於中了海安之毒的人,說過我這兒備有解藥,但是咖啡因中毒呢,我束手無策。^_^

看不出什麼牢騷,倒覺得你正面臨某種關口,加油啊lem ,祝福你,集中力氣,在墜落中開始滑翔。

--------

TO muchhair

不,請容我強眼地說,答文不會出書~"~

這是怎麼回事啊?親愛的muchhair ,為何你的輕鬆閒聊,銳利得像手術刀?必定又是個深藏不露的傢伙^_^。

現在我瞭解為什麼三百磅醫生能讓你發笑了,是的,千真萬確,我身邊每個讀君俠那科系的朋友都說過那句話,臉上還要帶著頗激動的表情。你也別太悲觀了,聽說皮膚科醫生都很長命^_^

救人的使命,就留給你們去完成吧,呵。

據吾友禿鷹堅持,在某些短暫的奇妙時刻中,你們真的是我啊。

外加 : 見到你有關於時報的留言了,咳....想說的是,自從讀過Thomas Lewis的作品之後,我大約知道,人之所以會斃命,多半是被自己的防衛機轉KO的....又,說到阿信,哈...不是恭維,也非關禮節,說真的,他寫的歌詞有詩意.

--------

TO 不具名~倫        

不具名,文字中也看不出性別,該不會也是個藏匿高手吧?

這兒已經到了答文的最末期,看來爆出新料應該沒什麼後患,呵,我想說,以作者的心情而言,我較親向喜歡<傷心>多過於<燕子>的讀者啊。

請相信我,未讀過那些消失的中篇連載,真的不算遺憾。

也要謝謝你的留言,在退隱前夕,見到這樣的鼓勵,我深感溫暖:)

--------

TO ph

是不是因為妳還太年輕了呢?這問題我答不出來,較懷疑妳是特別善感。

想告訴妳,如果不是因為善感,常常遭受天外飛來奇傷,我應該不太可能寫得出<傷心>啊。

會開始聽X-Japan ,是因為一個十八歲的搞band男孩送了我音碟,妳讓我忽然想要在這兒感謝他。

能在眾人皆以為荒涼的地底三萬呎中見到愛的光芒,這事令我愉悅。是的, dear ph ,也許問題真出在年紀,時間蠻橫地要求妳繼續累積更多的內壓,別駭怕,因為妳是個準備以寫紓發的人,眼前這些掙扎,就當作無形的打草稿階段吧,非安慰也,真正落筆時妳會同意這說法的。

(妹妹,下次考慮別的飲料吧,長島冰茶是酒吧痞子們灌醉女孩的最佳利器哩)

當帽人的選擇不錯,偶爾能一罵千字,也算痛快啊。

謝謝妳也祝福妳,這是最後一封問答了,謝謝妳在這時候告訴我,在我的書中找到了勇氣和愛,這句話足以令一個作者安息:)

(完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