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歌.朱少麟.地底三萬呎

關於部落格
朱少麟習慣隱藏.九三萬專長挖掘.奮不顧身.探索朱少麟的寫作世界。
  • 5702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朱少麟回答(7/8)(中)

TO ArK

咦?這麼早就向學校報到了?

沒錯呀,喜歡 X Japan的高中生應該算是少數,SCARS是一首傑作,只是這幾年來我聽的曲風較極端,真辛苦耳膜了。

撫平也不代表消失啊,真聰慧的一句話,在混亂的青春期中,妳對於自己的剖析倒是心平氣和,這已經不容易,看來往後的養料會越來越多,廢料呢,就用來種花吧,祝福妳,真高興妳喜歡新的學校,未來好好加油喲,幸運的小傢伙:)

--------

TO 水問

啊,到妳這兒我得到一個結論了,太年輕就接觸<傷心>的讀者,在同學們之間,似乎總要遭受到一些無法言喻的孤寂感哩。

請代我向妳的媽媽和阿姨致意:)。

對於高中以下年紀的讀者,地底三萬呎應該是一本讀來頗辛苦的小說,謝謝妳接受它,換我請求妳,幾年之後再讀一次好嗎?

說真的,對於什麼該丟棄或該忘記,我們的大腦似乎有自己的明智抉擇,它會自動爭取一些淨空,好放置更多奇妙的東西呀。謝謝妳說不想忘記我所寫的東西,真甜蜜:)

「只能用小說形式表達的意念是什麼?」這問題很深,換個方式問吧,小說形式所能表達的意念,有何特質與別的文體不同?是它動人心弦之處嗎?一首詩也能讓人感動萬分啊!是傳達理念嗎?論文所能做的更直接;是提供一個心靈馳騁的情境嗎?那我們何需戲劇?

也許,以好的小說而言,在文字本身的美感之餘,還能同時成就以上所述,如果成就得皆悉圓滿,那佔領心靈的強大力道,幾乎是小說的獨特能量,這裡在說的是深層感染力。

「我們可以用武力征服人身,但只能用更強大的靈魂,去征服心靈。」這句話的局部是來自史賓諾莎,其中的某些意境,也呼應了妳的問題。

--------

TO 風雨交加的龍蛇蘭

tears也是我喜歡的一首歌哩。

是的,沒有序,因為對於你這類「慣於以序來揭開一本書」的讀者,我有種友善的惡意,呵....

原諒我吧~"~。為你的成長喝采,希望你未來的一路也無恙,至於坦然,你應該也期望著一些崎嶇吧:),畢竟連名字裡都風雨交加哩,說真的,這也很好,祝福你了。

--------

TO 純嵐

後來就說不出那中毒是什麼意思了,dear 純嵐,這不表示,妳已經自行解毒了嗎?

記得我在高三時,身邊「很確定自己將來要做什麼」的同學是少數,心裡覺得他們真強,現在再回望,他們之中,真的步上自己目標的人,是更少數啊。

難免會感覺渺茫的,但絕大部份的人還是會順利長大,祝福妳。妳那補習老師的棍子真可惡,太可惡,所以不要持續受它迫害,要挺起脊樑對抗它啊,我在中學期間讀起英文很輕鬆,是因為很小就接觸英文歌曲,更正確地說,是因為覺得弄懂英文歌詞這事很有趣,重點就是願意親近英文吧,加油了,再一次祝福妳。

--------

TO yakcc

我也認為是我的作品中最好的一本,謝謝你的同意:)

目前已準備出版簡體字版,翻成英文一事,就靜待緣份了。

--------

TO 半調子

妳可能問錯對象了,不瞞妳說,從小以來,對於旁人、人群──基本上只要是人類,我通常懷著點恐懼感。

怎麼解決?沒什麼特別有效之道,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?有的,我找到的辦法是,讓心裡永久存著極大的善意,就算恐懼,也儘量不起傷害自己或他人的念頭。

從來文中看得出妳是個挺幸運的人,加油,從對"善待你的那些人們"表示友善開始吧:)

--------

TO cindy

看來害羞的程度跟我差不多啊,好一個無法造假的卒仔,呵,親愛的cindy ,謝謝妳這封溫暖又體貼的留言。

像筆記本?那麼妳也是個細膩中帶著點無厘頭式開朗的女孩囉?關於敏感,妳說得沒錯,我的進一步的感覺是,那指的是「銳利地捕捉細微訊息」的能力,這有利於寫作,當然,也有利於受傷。

是呀,敏感至此,就無法忍受被窺探了。謝謝妳的瞭解,想祝福妳,將來也有因寫作而面對被窺探之困擾的一天 (茶)

妳讓我開始思考,我的害羞是否也算某種龜毛作祟:)

ps.元氣早日恢復,真是窩心的祝福,感激....

--------

TO Yen-Hui Wang

一時昏庸,記得妳不也是個文理科的半獸人嗎?怎麼這遣詞用字,大有正統中文系的氣派啊?

另一個長期的恍神,是常將妳和YH Lee混淆──其實是分得清的,只是妳們顯出了幾乎相當的練達辛辣,還有那辛辣中的輕鬆──哈,應該都是嘗過不少辛酸的人吧?在她的自陳中,藏著某些像是賓拉登秘密軍火庫的東西,妳的外顯生活則像骨牌,咦?又有點相像了,都有某些連鎖反應等著一觸即發哪。

承妳瞧得起我的小說,相信這幾年來,妳在思路上已有不淺的修為。這五年間,每當出版社來訊關懷我的寫作進度時,雖說前三年幾乎無進度可言,嘴上我總是強硬地辯解:不急,再等等。

等什麼?我是這麼告訴出版社的:等我的讀者們再長大一些。

嗯,長大甚好,能像妳們這樣熟透了更好,我感激妳們的出現。:)

PS.1.2500萬年大滅絕那回事,印象中,與星球的物體擦撞有關,當死期預設得那樣久遠時,一個人能作出的反應大約是:天曉得,誰在乎?更何況那更巨觀的群體生態。但想告訴妳的是,現在我在乎,因為對時間的看法已不再那樣依賴科學觀念了:)

2. For you only, 如果說我是讀者,面對書中這許多虛實莫辨的述者時,我選擇相信哪一個?我應該只會選擇禿鷹。呵,蟲洞大約是科學觀念的最邊境了,令人嚮往啊,但猜想禿鷹又會冒出這兩字:錯的。

3.Frost何時變得這樣詼諧啊?妳這臨別秋波,真逗樂了我。

--------

TO  viverrine

開口就這麼貼心:)

能透過作品陪伴妳數年,也算是奇異的緣份。有人因小說中毒,妳卻當來作解藥,「有了缺憾才能自由的飛,我明白了!!」該稱妳是個聰慧的女孩了,dear viverrine ,讓他自由可能還不夠,也許妳需要寬恕他,再來,寬恕妳自己,想妳聽得懂我的意思。

孤單、難過這些字眼,雖然我都曾經歷過,但讀來還是有點悽涼,想告訴妳,這些不好受的階段,不會是永遠,相信我吧。

「阿芳的誰都不愛是妳所欣賞的嗎??」讓我反問好嗎?妳覺得誰都不愛的阿芳快樂嗎?或者問,在她的心裡面,寧靜嗎?祝福妳,聰慧的女孩,強壯起來。

對了,我書中的西卡達,是註定和女人無緣的:)

--------

TO 一個人

不會的,壓力不太大,在我的視力裡,沒有誰不是在牽連著別人的人生,乃至整個世界;只是藉著印刷術,某些少數的作者所操弄的線頭龐雜了許多:)

謝謝妳透露的這些青春回憶,這一次,我是讀者了。

能在「充滿扭曲與缺憾的結局」中,表現出這些溫柔的善意,很動人,妳所描述的他必定不是個普通人。dear 一個人,從來文中,我感覺妳比他更不普通。

是的,因為某種關於美的堅持,我從<傷心>的美麗航道中轉向另一個遠端,謝謝妳的瞭解,此刻我心深感溫暖,也祝福妳邁入三十大關時,活得精采有力。

--------

TO Helen

呵,這解釋起來有點像邏輯課。

先說「究竟」這兩字,在邏輯上,究竟的意思是,到這兒為止了,這兒已經是無可挑戰的真理,再往下也挑剔不出疑義。

「答案只是另一個答案的問題」的意思是指,除非妳找到究竟的真理,否則,所謂的答案,一定還是有可質疑處,一質疑下去,一定衍生出新的問題。(這兒不包括純粹形式上的知識,比方說 1+1=2, 我們不再問為什麼等於2,這與真理無關,跟全體共同約定有關.)

就我所接觸過的西方哲學而言,聽說,直到今天,人類還沒找到過究竟的真理。

謝謝妳的祝福,我最近過得挺好,妳也要乖乖讀書啊:)

--------

TO 未來.海嵐

妳真算是另一種「視覺系」的人類啊:)

紫色是唯一會吃顏色的色彩,這句話本身有滋味,謝謝妳告訴我這些。

--------

TO 藍色海洋

:好傢伙,約翰˙十二鷹在隱匿這事所費的功夫,真可以當作我的偶像。

可惜過去這幾年來,除了書寫以外,我做起他事,都缺了點力氣~"~

因<地>而<傷>?我的意見啊?我覺得這與年紀有點關係,板上的早慧孩子們請容忍我這麼說,高中以下讀者先見過<傷>會較好,由<地>啟讀呢,適合較年長的讀者,何謂較年長?我指的是卅歲以上。

--------

TO 2501

忘了魔術靈那回事吧,因為我又有新的靈感了,我覺得妳活脫就是我的背後守護靈^^"

--------

TO 雨凡

嗨,像馬蒂的雨凡。

是的,我曾經是另一個馬蒂。

注意到曾經那兩字嗎?如果我始終是馬蒂,那麼就不會寫出<傷心>這本小說,我感覺馬蒂像是許多人在生命的某段過程中,那開始懷疑、開始面對自己的叛逆的共同經驗,這也許將導致一團混亂,幸運的話,又會在混亂中摸索出自己的路途。

祝妳在未來找出妳的答案,也謝謝妳的等待,好溫暖:)

--------

TO 遹瞳

這次花了好幾年磨尖我的筆端,謝謝妳看出了其中所耗的力氣,我很開心:)

--------

TO 貓舞

妳是個女生吧:)?以<傷心>而言,我會希望讀者一口氣閱完,<地底>呢,像妳這樣慢慢讀,正合我意啊。

看來妳已經過學業之外的磨練了。學生讀起<傷心>似乎易於激動,工作幾年後,感覺該是清淡一些,有些事,冷暖嘗過便自知,不是不再動容,只是太多體會盡在不言中,說話還不如喝杯茶,這是妳的意思,對嗎:)

在妳這年紀中,如果碰上素園的處境,我肯定會選擇賭下去。嗯,這是個性的關係,姊姊有練過,個性不相似者別試喲。

呵,應該不少人猜測帽人的靈感是來自狗仔隊,在窺探這方面,有些許是吧,不過我想寫的倒不是窺探,而是垃圾本身,對一個青春不再的人來說,這是個有趣的題目,咳。妳的留言很可愛,謝謝妳的祝福。

--------

TO JILL

真是一則快樂的訊息。

「我變得更可以勇敢更可以溫柔。」真是最明亮的解讀。

與其說提議答案,那本小說的目標比較接近搗亂,能如此善待這搗亂,真是令我愉悅的讀者,謝謝妳, dear JILL。

敦南誠品的座談會?應該是六年前的事了吧?那時若回答妳「還會寫」,該是個誠實的答案,所以現在也必需誠實回答:這一次,我不知道啊:)

為什麼不知道?JILL ,妳看過地底三萬呎之後,也許能明白。

真高興<傷心>陪伴了妳與妳的男友一段時光,當你們結婚時,我願以那書中出現過的所有窗口星光,與友善,祝福你們倆:)

PS. TO Searching & JILL

Searching......妳.....怎麼有點黑幫大姊頭的味道?妳們二位慢聊,我閃一邊涼快....

--------

TO Linna

不少人知道我最喜歡的樂團是Pink Floyd ,他們在台灣始終算是小眾藝人,倒是有一年,他們的一首作品曾經滿走紅的,歌名叫作 "Keep Talking"

歌曲開始有段口白:For millions of years mankind lived just like animals, then something happened which unleashed the power of our imagination, we learnd to talk.

嗯,人開始說話了。但整首歌接下來卻是一連串絕望的疑問句:為什麼你不對我說出來?

語言之中的曖昧模糊,瞭解從中建立,誤解也從之而來,帽人所評議的是更廣義的語言:我們傳達出去的訊息,有多少是如我們所以為的那般真心?

我覺得妳的"誤解"這答案很好,距離從何而來?小麥是這樣說的:

「你──你們都──直接點好──嗎?我真是──真是受夠了──」

直接的,曲折了,當然需要長途跋涉。

恐怖的是,在語言中,太過直接,又成了另一番距離。

什麼?我沒回答妳的問題?好吧,這問題痞子蔡的答案滿可愛的,我只想拐個彎說,對我而言,因為有欲望,才有距離。

--------

TO Herb

親愛的Herb ,謝謝你的了解,但在這blog中的所有答文,我並非用上最直接的語言啊。

呵,一切都是時間的問題,這話我再同意不過了,像你這樣寬容的讀者,讓我有受寵的感覺:)

是的,深淵等著你陷入,別駭怕,dear Herb ,慢慢地讀吧,我所知道的深淵所在,都少不了幾撮寂靜芳草:)

謝謝你這幾週的陪伴,也回覆你的問候:你好:)

--------

TO 獅子小宏

謝謝你小宏,從這首詩裡,可以見到你已經深入了馬蒂的心情。

馬蒂想離開的不只是家,想你是明白的,詩中的"家",涵意應該很深廣。

為了離家作準備,說得好,如果將一切貪愛都視為家(枷),那麼馬蒂為了離家所作的準備,莫不是為了與牽絆好好地道別?

--------

TO starey

這兒來了個正宗理學院的強獸人:)

「它好像是水,隨著溶解在其中的物件不同,調和出千百種味道,」理工式的聯想,也這樣有味哩,真高興這本小說能在特別的時刻裡與妳做陪。

讓我祝福妳的弟弟好嗎?我始終相信祝福具有穿越時間的力量。

關於妳的疑問,這樣的形容沒錯,在以往的作品中,因為敘述能力的問題,作者有時成了干擾者,強插入個人意見的鑿痕太明顯,這一次,我試著讓小說自立、自行延伸,妳所說的白描,換句話說,對白顯得很稀少,對嗎?

不只稀少,每句話都顯得深沉得厲害,這次的所有對白,是我寫作以來難度最高的嘗試,不過讀者倒不必深究那話中的多層涵意,在書寫上,我致力讓它們在「最淺白直接的解讀」下也具有張力。

我不覺得辛先生是個壞人,要我定義的話,他是個非常普通的人。紀蘭到底笨不笨呢?問她本人好了。

紀蘭:「我只是很純真!」

但是最純真的人,能造出的破壞往往最殘忍。

到底該怎麼看待這部作品呢?呵,我說任君看待也太殘忍,這麼說吧,在blog中已有不少網友的讀後感,其中有些解讀犀利得讓我驚奇,以妳而言,我想建議妳看看「大家的讀後感」中阿俠那一篇,他的說法,應該能投契一個念理工科的人的想像。

唉,我能瞭解菸對於一個寫論文者的意義,祝妳早日完成,大家一起減煙。

PS.那封面的海藍好像超乎文字之所能形容了,應該說,絕版更增添了那封面的美:)

(待續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