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歌.朱少麟.地底三萬呎

關於部落格
朱少麟習慣隱藏.九三萬專長挖掘.奮不顧身.探索朱少麟的寫作世界。
  • 5736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朱少麟回答(6/8)(上)

這些學問家給了我們多大的樂趣。

為了不偏離我們這兒傷心咖啡店的地界,再說一句更有趣的名言:物質自然(material nature)的實體是重力(gravity) ,而精神的實體是自由!

謝謝黑格爾先生給了這一句穿越文理領域的總結。

地底三萬呎,我大概不會做太多導讀,請相信這是對待它最好的方式。想來妳應該快要親自解讀全書了:)。呵,辛先生和尼摩船長的性格似乎正好相反。

嗯,大約從燕子之後,就常聽見有些人這麼説道,我的書裡好像沒有壞人。

這意見值得我思索。倒不是檢討書寫方向之類的,書寫這事,曝露的是作者最深層的價值觀、人格、美學觀等。似乎不傾向書寫壞人,這曝露的又是什麼?我打從心裡抵抗邪惡層面嗎?似乎不是,也許在我眼中,最大多數的人們所呈現的是在大是小非中、自動趨向良善一端的傾向吧。

歡迎登艦。不保證抵達彼岸,嗯。

--------

TO 惠馨

謝謝妳惠馨,真是貼心的提醒:),不過自從吉坦羅絲大嬸發明了前空一格的尊稱式,我已從椅子上跌落下來數次。剛又跌了一次。

呵,前天舉辦完新書發表會之後,我摔倒的慘況接近血流成河。關於妳所問到我大哥的問題,某報竟刊登出了他的全名;另外,在發表會中千萬拜託各記者體諒,我不願意正面照曝光,結果卻在報紙上大大地亮相,正好,我也在當場表示,今後將謝絕一切採訪,現在這情況也算是徹底支持我的決心了。

妳想知道的部份....
A1.是呀,我打字甚快,用的是舊式注音輸入,一分鐘約七八十個字。一個打字速度如此的人,應該不會選擇請人代打,那會增加校字的工作量呀!對於想寫作的年輕人,在打字這事我倒沒什麼意見,說個建議好了,儘量不要使用會幫忙自動選字造詞的輸入法吧,請相信我,在靈思泉湧的時候,那些自動冒出來的造詞,真是靈感謀殺高手。

A2.不,是杜撰。

A3.單腳定點旋轉,如果另一腳不落地(快速點地振揮),真能轉上百圈,那應該不是人類,或者這人類不是在地球表面旋轉。呵,如果是可以另一腳點地輔助的單腳揮鞭轉,那就有可能超過百圈,在上個世紀的金氏世界紀錄中,曾經有人創下連續旋轉121圈,不知這紀錄是否有遭打破。

A4.嗯,妳說得對,又或者說,這樣的安排,是為了增加馬蒂那「說不出到底想追尋什麼的追尋之旅」的混亂度吧,一路拋棄的旅程,未必就能讓世界變得單純,不是麼?

A5.說真的,在寫馬達加斯加時,我的看法並不是傾向死而無憾的,反倒是想表白出,一個獲得了生之勇氣的人,竟能死得那樣意外倉促,生命這樣無常,那麼一切所追所尋是否真有那樣令人執著的價值?是的,有所選擇的話,我傾向於還是活著的好,活著並且嘗試「去體會與經歷人生的課題」,謝謝妳的這問題。

啊,謝謝妳提供了醫療資訊,我很感動呢。是啊,吃藥治標不治本,我的問題之「本」呢,出在我的右手,它拿菸。

妳的祝福我收到了,謝謝妳:)

--------

TO lifecatcher

粗略的統計,我在過去寫小說這五年來,共創作廿二萬字。

入侵blog這兩個月,我大約要寫八萬字。

所以繼續使出老招---->如果不是既耍賴又反質詢,我到底要怎麼活啊~"~

接下來這句不是老招---->說真的,我很愛X二中!

呵,妳真是個長期觀察者,沒錯,我的寫作路途中,好像總有大規模的颱風為伴,就連前天的記者會,原本風和日麗,當出版社作完引言,麥克風交到我手上時,會場外就正好下起暴雨。

狂暴到大家都轉頭看窗外的雨啊。

那一瞬間,我還有點開心。

嗯,不敢表現出來的部份,是指性格上的目中無人那部份呀,這也算間接承認了孤芳自賞。那是寫作前的狀況,開始寫小說之後的狀況為何?花了一半的力氣,讓自己不致於狂妄,另一半的力氣,不讓自己太過天真。

呵,妳說的事件,我在那時候開機不稀奇,九爺還在工作中就令人感動了,她的手腳很俐落,應該可以升格作九大俠。anyway再謝謝妳一次:)

--------

TO YH Wang

質數這事到現在還是懸案啊!聽說還是有些念數學的強獸人主張1可以算是質數。

生物A十七年一出,天敵B三年一出,如果說51年才廝殺一次,那前提是不是這兩個族群有大致上「群體同生同死」的習性,才合理啊?

為什麼明明是數學問題,越看越有點文學意境咧?「十七年蟬」,前陣子見過一些報導,總覺得看了有些感動。

感動那在黑暗中的久久潛藏。

是啊,長期蘊釀很好,曇花一現也不錯,我總覺得不宜在聚焦之下待太久,會烤焦的。謝謝妳YH,這短暫的緣份也需要你們來一起達成:)

--------

TO ArK

因為在「當高一生」之前所面臨的,與妳是差不多相反的狀況,所以,讓我好好地興災樂禍吧^_^

嗯,別怪我,總覺得「遭受許多困惑苦楚的少女期」,還真有點益處。dear ArK ,加油吧,妳會克服許多難題的,就因為妳有「不後悔」離開與「對於未來的不安帶著點期待」的氣概啊。

是呀,我以為聽X-Japan的人應該是二十歲以上的,倒不是音樂屬性的問題,他們在台灣算是沉寂好些年囉。妳問我聽哪些專輯,因為近幾年都在寫作期中,而我在動筆時有個小習慣,像隻挑嘴的毛毛蟲一樣,只反覆接近很單一的食糧,我只聽他們在1997那年的Last Live收音專輯,其餘的作品都不聽了。最喜歡的是Rusty Nail ,更喜歡Hide那奔放到最高點時還帶有點細膩感情的嗓音。

是的,靈犀,別懷疑了,驕傲、任性、苦悶、不耐煩,這些內在的衝突都有可能轉化成很豐盛的養料,當然也有可能成為廢料,未來還有很長的路途等待妳自己去演譯,要照顧好自己啊,別忘了保有妳自己的靈犀。是的,flash比我們所想像更漂亮呢,謝謝妳選擇捧讀全書。

哈,妳現在看男生的態度,在經歷過那所中學的三年歲月,應該算是正常吧:)

訪問的事,現在說來,很渺茫,因為就我的經驗,妳能參與校刊採訪工作應該是至少一年以後的事,我剛宣布了不再接受採訪呀,再說,我非常不確定人們──包括出版社是否能接觸得到一年以後的我。^^"

--------

TO  秘密探員螺絲鴨

有個怪經驗,我在網路上碰到一切以"鴨"為名的人,都不容小看哩。

謝謝你那麼具體化的詮釋,我必需費點力氣,才不讓你的形容覆蓋了我的想像力,你看看透過戲劇──甚至僅止是casting,對於一個文本具有多大的覆蓋力量。必需說,如果以中文環境的戲劇呈現,你的選角應該是超華麗的組合了:)

嗯,在這本小說的寫作中,我花了一些功夫,在故事環境中(包括人文、物質環境)做了「去區域化」的大手術,也就是說,不管你用東方臉孔,或西洋情調,都能達成同樣的想像填補。我自己在描寫角色時,通常都與角色經過長期的相處,這相處是指精神層面的,我總是要求對於他們的生命細節達到瞭若指掌的程度,才動筆,所以對於臉孔、外表,心裡通常也都有了寫實的輪廓,但這本小說例外,我自己儘量不看清楚他們的面目,所以這一次沒有太特定的預設「臉孔」啊。

--------

TO mirroror

妳這名字,乍看之下還以為是法文中的「鏡子」(mirroir)。

呵,十八禁這事,我早就自動認罪了。說真的,到現在我還是認為高中以下的孩子不太適宜讀傷心,大考前失戀後更不宜,既然妳在小五就讀了它,恐怕就難免需要花上一段時間對抗它所造成的大破壞了,這點真是辛苦妳,不過往另一方面想,或許也有好處──請容我這樣甜蜜地聯想,以一個高三生而言,妳的文筆流暢得出奇哩。

馬蒂,為妳自己而活。這句話來自研究生傑生(那系的助教通常由研究生擔任),他的年齡據推算應該是二十三四歲,如果將這年紀的人的思考所得當作人生導引,那麼就準備好大轉岔彎吧,甚至是誤入岐途。 dear mirroror ,妳現在為之困惑算是正常,從來文中看得出妳有對抗它的力量:)

是好是壞這問題,提出了它,妳就是唯一的解答者了,我們靜候光陰來揭謎吧。謝謝妳也選擇捧讀全書,這事讓我很窩心。

封筆這兩字我從來不敢提啊,封是個生動的動詞,看來是在那隻筆使用得非常勤快的情況下,封字才有所成立,這方面我的資格還淺了些,不過真謝謝妳的猜想與期代。是的,一些小小光點,我也是這樣想的,在新小說中也大約描述了這些光點的聚散,也許符合妳的想像:)

--------

TO 八方狂草

愣了一會兒,回想到,在某個大學暑假中,我也曾在台中當過短期家教,教一個正要升上國一的小女孩英文和數學。

假設這是目前的事,我會建議那小女孩讀傷心嗎?

不會。不是顧慮傷心的破壞力問題,這假設中的我還在念大學不是嗎?所以我不會考量得那麼仔細,我懷疑的是小女孩的接收能力。

妳的家教老師的評語算是很負責的,呵,顯然她肯定了妳的接收能力。

謝謝妳覺得它好看。別太謙了學妹,從文字上看起來妳是個挺妙的人:),從那所中學直達輔大,有一些事是一貫的──如果妳正好是個天主教徒,呵,我不鬧了,嚴肅點說,這一路顯示了妳是個被訓練成滿會應付考試的人,請注意應付這兩字,呵,學姊也是過來人。

在前面答文中提過,最欣賞素園的讀者,通常是過得最快活的人,倒不是你們指甘願服膺世俗價值,反過來說,你們有更大的韌性超越它,甚至征服它。祝福妳早日成為大總裁,擁有極大的資源,然後做些世俗面的藝術上的好示範^^

--------

TO 小X

耶?每次見到你來,正好就是我的咖啡時間 (攪攪)

提問的事情,請你如狼似虎地追蹤九三萬吧^_^

所以一切都屆時再談,這兒只說一句,在前兩天的報紙意外刊出我的正面照慘烈事件之後,如果你將我弄上封面,嗯,就準備好被三刀流協會終生追殺吧 (咖啡)

--------

TO cassie

怎麼叫我都好,說聲哈囉也挺親切的。

妳的第一段就讓我感激莫名 (拜) ,一個謝絕採訪的寫作者大概不多見,謝謝你們願意容忍。

「印證或是磨擦」形容得真好,磨擦得激出火花時,也很好,說到妳之寄情於小說中的角色,請容我這樣推測,這是年齡的問題,等妳再稍長一些時,也許「美好得出奇的角色」不再能滿足妳,反過來冒犯了妳。在塑造人物時,我也從第一次寫作的生嫩中一路摸索而來,現在總算成熟了一些。

看來妳已經在閱讀中建立起自己的品味與熱情,關於妳的問題,寫作與創作,以文學來說,我認為沒什麼不同,當然要深究這兩個詞令時,或許可以列出些細微的差異,對我而言,兩者指的是同一:寫出來,讓寫出來的東西不落俗套。

妳問的劇情、人物,乃至「房間擺設、路人穿著等等芝麻綠豆蒜皮小事」,這沒什麼特定的規則可言,如果小說中的敘述細微程度讓妳感到大惑不解,那麼反過來推敲寫者的用意吧,一般而言,不管是什麼類型的文本(即使是超現實風格),在撰寫上還是追求某種寫實,我指的是讓讀者恍如身歷其境的那種「創造出實有情境」的功夫,這怎麼達成?在寫者這邊就是各顯神通了,妳覺得瑣碎的、非關緊要的部份,或許是寫者刻意的鋪陳,目的無非是讓讀者陷入一個栩栩如生的情境中。如果因為「瑣碎、非關緊要」就省去不陳,那寫的是小說還是「故事概要」?

「像是小說這種有劇情有交代故事前後的著作,真的好難寫」,嗯,說這是功力的問題又太簡略了,但我得冷酷點說,除非擁有過人的想像力與細微的觀察力,否則想寫出具有紮實情節的故事,還是需要不少人生經歷作為養料的。

「這些小說劇情是否與您的生活經驗有極為密切的關係?是什麼原因讓您有動筆寫下的動力?您對哲學思辯最初的接觸是...?是如何架構人物特質?」daer cassie ,這些問題我在答文中已敘述甚多,請耐心一閱我這兩個月的全部答文好嗎:),相信妳會見到答案。

嗯,最後一個問題倒是還沒答過,我的大學生活過得很平凡,很混,因為有個小彆扭的個性:除非是碰見全心全意想追求的東西,才會當真努力,否則我一律混過去。

呵,看來妳是個認真負責的總編,關於「給想寫作的同學一點意見與經驗談」,截至目前第六次答文,不知大家有沒發現,只要是關於寫作的問題,我的回答篇幅就特別長,雖然寫作這事我尚在磨練中,但畢竟這是我最能提供給各位的東西了。我的說法還是一樣,請看看全部的答文,我所能提供的,在答文裡幾乎已經全付奉送了:),希望妳在其中能找到一些適用的資料。

--------

TO chi

好的,妳的祝福都收到:),願妳在新工作中找到極大樂趣。

--------

TO juliakit

對於我這麼害羞的人來說,妳裝熟,是給了我大大的解脫呀:)

「認真思索例如"作者的用意"或是"情節安排的原因"之類的具體問題」與「單純享受著讀完書後的心情」兩者有不同的樂趣,後者的樂趣或者還大些,我覺得妳這樣閱讀很好啊。

會帶著傷心咖啡店落跑的男朋友,值得在這邊通緝:)

想來妳已經找到方法原諒他了,有個性的姑娘,「寫寫字的生活」與「靠寫字維生」之間有些距離,在台灣目前的出版環境中,這距離尤其顯得誇張。因為屬於「最幸運」的寫作者之一,有時想想,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鼓勵妳才不顯得虛偽、客套,只能說,寫作這事,有人只求了遂理想,有人退一步,先求財,再尋夢,如果妳是前者的話,那麼就得先讓自己的意志超級強壯,強壯得足以忍耐長程獨行之苦,與應付一切「出路不確定」的徬惶。祝福妳。

有的,在寫作中我常有感到低潮的時候,因為自己給自己的目標太艱難,從中也常體會出一些奇妙滋味,若不是經歷過這些苦痛磨難,人又憑什麼寫出讓別人動容的作品?所以加油了,再祝福妳一次:)

--------

TO imation

如果這留言像是針對張老師諮詢信箱,那麼,我們的張老師最好擁有很好的文學素養。

呵,dear imation ,連短文都寫得像首詩似的,妳應該是個嘗試創作的人吧?妳的問題我大約讀得見,那或許是在岔路口前的徬惶,一顆不甘於從俗的心靈,總因為內在的衝突而秘密受苦,總累積了許多聲音,只是還沒呼喊出來。

有沒有可能,有更多的可能?有,可能性無限多,可惜妳實際踏上的路只能是少數,猜想妳現在廿歲上下,勇敢吧,別駭怕妳所遭受的徬惶,感覺得到徬惶,已經是個清澈的開端。對於這樣聰慧的人,沒什麼好送妳的,送一句話吧,人們是這樣形容傳奇舞者鄧肯的:

當大家都走在路上時,她總是狂奔在沒有路的遠方。

加油吧,不妨先照顧好自己:)


(待續)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