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歌.朱少麟.地底三萬呎

關於部落格
朱少麟習慣隱藏.九三萬專長挖掘.奮不顧身.探索朱少麟的寫作世界。
  • 5736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朱少麟回答(5/8)(上)

TO 裸身搖滾

「而如今我們都人手一隻大大小小鏟子

 如書中所說,挖掘

 深度由自己選抉」

為了這段話,真值得我這作者與你乾杯。

oops,又忘了我已受過酒戒,你的代號讓人野蠻了一些。

我第一次立志想要成為某個像誰的寫作者,是在什麼時候?好像是在寫傷心之前一兩年;那個引起模仿欲望的作家是誰?是索忍尼辛,那時剛讀過了他的「癌症病房」,現在回想起來,其實是譯筆錯謬連篇的作品,不過無妨我那少年式的欣賞,當時接收到的,是某種說故事的氣概。

所以也祝福你。如果能傳遞一點點令人汗毛直豎的動能給你,我很高興,你請加油:)

「與讀者們最親密的靠近,希望只有臉貼臉間汗毛的距離」好啊!如果你不介意在垃圾場裡面開轟趴的話。

--------

TO 筆記本

讀妳的來函時正在聽蔡健雅的<你的溫度>,感覺挺溫暖的。

妳的敏感細膩在文字中神靈活現,為什麼我有個預感,妳的脆弱纖柔與強壯是可以並存的?試著習慣自己的天賦吧,dear筆記本,大人們能說教的部份妳都懂得,也許很快就是妳開始嘗試征服的時候。我總覺得,感覺自己介於馬蒂與吉兒之間的人,是處在很躁動的階段,對嗎:)?對理性的要求比馬蒂更高些,又還未達到吉兒那種頑強,這時候,不感到掙扎的苦痛也難,但有時換個角度想想,永遠不遭受掙扎之苦,妳又甘願麼?

呵,書單啊?在前面的答文中已經略為回覆過了,我不太願意重提自己的閱讀經歷,不過妳既然提了直覺這兩字,那麼就讓我漫無來由地──唯一的靈感是針對妳的文字──提一些我個人很喜歡的作品,請考慮一讀北島的散文、鍾怡雯的散文、汪曾祺的短篇集、高行健的短篇集。說到妳所謂的「懶惰」,我好像也算啊,原因之一是閱讀的胃口太挑剔,曾經在訪談中告訴過記者:「尤其是讀到太好或太糟的作品時,受到的打擊一樣地大。」想來妳是一直嘗試在寫作的人,應該能瞭解我的意思。

說到煙幕彈,我有個感想,當寫作的經驗比較生嫩時,再加上年紀太輕──人生經歷尚淺時,就算妳想隱藏,自己和身邊的人事物也難免在筆下現形;等到妳漸漸熟練了,就像妳所說的「亂七八糟地煙幕四射」,一些具體的寫作材料總可以消融無形,但更無法藏匿的是自己的企圖和真心,老練的好處是,能解讀出妳的私密鎖碼的人將越來越少,只是,煙幕彈施放多了,首先被燻出眼淚的,通常是自己。

呵,這些妳應該都會漸漸經歷的。祝福妳持續讓妳的朋友們驚奇下去。

現實生活中的人們是怎麼看我的?除了家人至親以外,很少有人知道我是個寫作者,居家附近的熟面孔們多半將我看成「那個作息怪怪的、常常帶貓散步的小姐」,我自己的親人們呢?咳,看法很一致:「一個心不在焉的迷糊蛋」。

冤枉啊,我只是花了太多時間在和創造中的角色們對話。

--------

TO Cassandra

為了回報妳的神出鬼沒,這邊也不定點答覆妳的留言^_^

呃.....真是樁新聞,我只知道畢達哥拉斯學派是主張吃素的,素食者不吃豆子,又沒有我們華人大火快炒青菜的奇技,他們到底怎麼活啊~"~

雖然暫時還是找不到我的電子計算機,手指勉強夠用,為什麼我把全部的個位數質數加起來,答案是18啊~"~

什麼?1不是質數?唉....這就是當初為什麼我沒變成文理組半獸人的原因了,我到現在還不太能接受1不是質數這個悲劇哪。

沒什麼太特別的原因,只是生命中特別的一些重要事件,都是發生在這數字之時:)

根據身邊一些皮卡丘迷們指出:「進化以後比較不卡哇伊!」所以進化退化的的問題我們就別深究了,說「高遠」好了,這幾年我們都長大了許多不是嗎?妳甚至連名字都變了哩。

那所謂的「惡名昭彰的人物──辛先生」也曾是個快樂的少年吧?很老練的揣測!不過這可能性極可能被黑心地污掉了。

關於妳提到的秩序性問題,這兒我無法多談,恐將暗示那本小說是如何顛覆法:),妳將會明白我的意思的。

說得出離相寂滅、究竟無我,妳該是親近不少佛學經典,如果我說什麼「解答不脫有相裡,無相猶在有無中」這類高來高去的言語,那是有點像五十七類麤惑中的「高慢」了,還是致上敬意就好^^",dear  Cassandra (天曉得妳下次會叫什麼名字,能預言一下嗎^^"),我所學到的是,佛法是需要證解的,大家都加油吧。

ps.那個半夜裡孤獨的刪文事件──大約是發生在妳暈眩那時候,我全看到了,雖然只是小事一樁,我感動了好幾天,好溫暖,謝謝妳:)

--------

TO 無解

別客氣唷,謝謝你接受我施展太極拳。:)

是啊,這世上有人愛山,有人樂水,但我還真沒碰過不愛大海那深邃藍色的人呢。

我在考大學前就已經設定好目標了嗎?好像沒有,那時只急著早日脫離聯考的壓迫,可以說是順著分數填志願沒錯,只有點小小的堅持,我填了全部的外語科系。為什麼沒填中文系?因為當時我的中文表現平平啊,作文分數是出色,但論及需要默寫的課文時,就敗了,很難勉強自己背誦大段文章。

提到你想念中文,我能說的是,中文系可以將一個人訓練得用字典雅、精確、掌故知識豐富,但與寫作──尤其是寫小說,並無絕對的關係,就像是再多的公民與倫理課程也不一定能製造出一個道德家一樣,當然,我也得承認,中文素養越佳,對寫作越有加分作用。

所以你不妨可以深思,確定你會熱愛一段漫長的「鑽研文字」歲月嗎?我指的是除了接觸中文的文學賞析、思想史之外,還會花上許多功夫在文字學、聲韻學、訓詁學之類的,如果少了熱情,這些課程對許多人來說是枯燥難捱的。

「可以找一件事讓我廢寢忘食...就是讀書吧」這句話讓人感動呢,相信你在文學中已經找到了極大的樂趣。中文系不完全等於文學系(尤指現代文學),我想了想,希望建議你,找些念過中文系的人談談較好,或者,版上的中文系大大們,請一起給個意見吧:)

很確定我能答覆你的是,dear 無解,千萬不要選讀讓你感到委屈的科系。

--------

TO Cassandra

找不到大爆炸的方式。

鑑於「方式」這兩字,我的經驗是,問題出在:太顧慮善後問題了。(逃)

--------

TO chi

曾經在答文中提過,以馬蒂作為傷心主角的原因,是她較接近「在都市生活中感到壓抑與空虛的現代人」的平均值,我們大約都有某些部份類似她,內心疑惑,但作為保守,看似平凡的存活中,潛藏著難以訴說的衝突。妳會告訴自己,不要變成馬蒂,那麼妳已經具備了一些對付衝突的魄力了。

是啊,我也是在充滿「得到自由」的夢想中進入大學,不幸的是我的大學時光並不快樂,最快樂的時候應該算是小學階段與進入社會工作之後(是的,輔大的校園很美,我滿懷念小巴黎的)。「我們這一代是因為太自由了所以無法滿足心裡的自由吧」這句話我很欣賞哩,也許應該說,我們擁有更多的選擇空間,只是這外在的寬鬆並不等同於內在的開敞罷了。

妳現在所遭遇的徬惶,或許正顯出妳的正常^^",我常常覺得,永遠不感覺這世界有什麼不對勁的人本身有點不對勁(嗯,回報妳的繞口令),加油吧dear chi ,是的,很需要勇氣,但不用害怕失敗,以我的例子而言,若不是在正常的上班環境中適應得很失敗,也不可能為自己鑿開寫作的出口啊。謝謝妳的祝福,也祝福妳:可以常常認輸,但別為了感覺自己力氣耗盡而投降。

--------

TO ArK

ArK妹妹,乖,不想挨揍就別喊阿姨,叫學姐就好^_^

是的,我相信追尋自由是一切生物的天性,只是我們同時還具有其它的的天性,比如說,要求安全感,因此必需合群,還有,打從基因裡渴望在這世界裡複製自己。

Hide是我很喜歡的artist呢,X-Japan是我在寫地底三萬呎時,非常重要的書房背景音樂。妳引述的那句歌詞,真是說出了海安的心情。別害臊啊學妹,非常年輕不是妳的錯^^,反過來說,妳這年紀的讀者,某些解讀上的靈犀也讓我驚奇。

P.S 啊,那我收回小變態那句話:p ,恭喜妳晉級高中生涯,是的,說禁錮六年絕對沒錯,猶記得初中畢業時,赫然發現我還要在那校園待上另一段三年,差點想撞牆的心情。再說一次唷,學校沒什麼問題,是我自己的適應出了問題,呵,妳的直覺很準。

P.S2 好啦,我告解,當時誤以為妳是X道或X二中的學生,呵,不禁回想起當年和他們在公車上,害羞地偷偷互瞄那時光。

--------

TO Prudu.

寫作是大爆炸,那麼引信呢?

大量的閱讀嗎?我覺得閱讀仍舊是在填充燃料,還是缺了引信啊。

引信從哪兒來?這跟天底下的神奇藥方一樣,藥引子有時候要從仙中求。我的引信哪兒來的?嗯,因為碰見了一個仙人,他在我累積了寫作能量之後,交給我一把點金棒,從此我開始動筆。

那根點金棒怎麼用?要舉它過肩,用盡全力揮下,揮的力道之大,整個人差不多栽了一個根頭,大約揮個六百萬次之後,可以得到黃金二兩。

好了我不鬧,dear Prudu  ,妳所提的問題,我必需排除一切世故言語,誠實地回答,除了無比的勤奮堅決之外,還需要天份......

所以我能给妳的,是祝福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--------

TO 喵

好的,a hug ,就一次喲,因為我害羞。:)

這blog的內容物越來越龐大了,完全是始料未及,能讀遍它,我很感謝妳哩。說到生日,果然有人動用了萬年曆,呵,同生日又同血型,這機率大約接近2000分之一(混沌算法,A血型人少於1/4, 文理組的半獸人們不要扁我),所以真算是個緣份啊:)

謝謝妳的稱讚,想告訴妳,這「自己選擇的生活方式」的建立過程中,有很長一段是狼狽得像狗爬式哩。關於妳的問題:

1.現實生活中的愛情或婚姻觀。先提非現實面,也就是我的小說,雖然網路上偶見有人將我的作品歸類為言情小說,相信讀過它們的人,應該多半能同意,愛情從來就不是我書寫的重點。回到現實面,也許妳能相信,愛情不是我生命中的重點,婚姻更非必要,這方面說我冷漠也好,說自戀好像更難反駁,我之所以結婚,是因為非常幸運地碰到了一個完全接受我這性情的人:)

2.所以妳一定會問有關我先生的話題了。是的,他是第一個讀者,該怎麼形容他呢?舉個例子好了。

在第一次答文時我曾經這樣形容大學剛畢業時的自己:我在25歲以前,算是一個人人都說聰明的女生,聰明但任性、自我中心、相當驕傲、非常不耐煩這世界,這些特質綜合起來,又成了一個「有點小聰明的平凡人」。

我就是在那時候結婚的。面對這樣一個任性的妻子,我的先生始終有個特殊的信仰,他會非常認真地對我說:妳是個天才,我所能做的是好好照顧妳。

任何一個人被這樣對待,不好好長進都難啊,呵,希望解答了妳的問題。

3.村上的這句話我見過,我選擇的生活方式和他滿相似的。是的,小孩不在人生規劃之中。 dear 喵,如果妳也正面臨此類抉擇,還是多深思為宜,我是在「很確定可以接受絕後這事實」的情況下才做的決定。

4.我很少算命。但我相信命運,也相信輪迴。這話題說來話長,請容我不多談。

5.啊,遭遇強力耍賴,宗教對我的影響?仔細想來,很巧合地,從幼稚園到大學,除了小學六年以外讀的都是天主教學校哩,因此接觸聖經的機會頗多,但影響似乎不大。我的家庭傾向佛教,所以我很早就皈依三寶,但始終不算是個真心誠意的佛教徒。宗教對我的影響發生得很晚,直到去年,我才開始涉獵一些佛教經典,影響為何?到目前為止還不敢說什麼定論啊。

6.有一天我回頭細數,才發現台北是我定居最久的都市,事非己願,只是一不小心,我這來自鄉下的孩子早已活成了一個台北人,對這都市當然是有感情的,愛恨交錯,愛它適合我的雅痞情調,當每夜被迫定時定點倒垃圾時,恨意又偶爾爬上心頭。常常幻想回到鄉間生活,也許網路環境更發達之後,這願望可以成真吧。

7.呀,常想像身後世界,倒未曾設想過二十年後啊,這好像更需要想像力,可以確定的是,那時的我還是絕後。對了,還有,我完全不相信廿年後的我還會寫作。

別客氣呀,妳的問題好像比較涉及私人,幸好這留言發生在第五次線上問答,我的親切程度好像被考驗得越演越烈啊^_^

也祝福妳。

<待續>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