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九歌.朱少麟.地底三萬呎
關於部落格
朱少麟習慣隱藏.九三萬專長挖掘.奮不顧身.探索朱少麟的寫作世界。
  • 589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朱少麟回答(3/8)(7/22~7/28)(下)

TO 小X

答你的文,感覺像是回到了BBS上的哈拉歲月,輕鬆得有點享受啊。(大心)

高一就喜歡純文學,我想啊,除了怪胎以外,多半就是很有想法的孩子了^_^

讀者的期望會是壓力嗎?很好,和前週的問答題中「以前的作品會是壓力嗎?」層次不同,這次我會回答有,什麼?這和我「不想取悅讀者」抵觸?呵,還是稍有不同,不想取悅的讀者,指的較近似「市場」,會讓我感受到壓力的,或說是推動我奮戰不休的讀者,意思差不多是指知音。

現在自不自由?你先繼續喝茶,加兩塊烤麻糬,我再告訴你,沒有絕對的自由,只有相對的自由程度,現在的我呢,比十七歲時、比二十八歲時自由太多了,因為心靈找到了寄託,就是那寄託,讓我天天累得像條狗。嗯,再喝茶。

謝謝你所說的寶藏,你的意思,是不是指像海賊王裡面,那讓大家忙成一團的大秘寶啊?^_^

唉,被你看穿了。是的,滿天真的,很容易相信別人,買菜永遠比別人貴兩成,也常笨手笨腳,最致命的缺點是到現在還不太會用筷子,路癡就不用提了,幸好我有專用司機;很不會下樓梯,很怕一切的水溝蓋,很愛流浪動物,最恨見到籠中鳥與缸底魚,得意技是在聊天室中長期潛水不用換氣,咦?我幹嘛自動說這麼多?瞧我被你逗得。

也祝你學業順利啊。

--------

TO 無解

啊,又是一個高中孩子。無解你好,我大約能理解你說的似懂非懂哩,印象中,大部份的高中生好像最喜歡馬楠與馬蒂談話的那一段,這代表了什麼?想與小說發生高度共振,似乎需要一些確實的生活經驗作為材料啊。

寫傷心時,我脫離學生生涯已經好一陣子了,傾吐的多是一個年輕上班族的辛酸。所以也不能說是你對「生活的體驗」不夠深刻,你的學校生活體驗一定超深刻,只是你還沒長大到「小說裡那面對三十歲大關的焦慮」這年歲呀。

我還沒去過馬達加斯加,關於海安和耶穌之間的問題,沒錯,很抽象:),可以用寫實面解釋嗎?沒什麼不可以,但你也看出來了,這抽象,是從整本完全寫實的文字中,用大刀劈出來的一小塊異空間啊,為了讓海安與耶穌可以安心地永遠待在那邊,我吝於進一步解釋什麼。

因為沒回答你的問題,所以我來曝露另一些別的東西吧:)

曾經說過,36章以後,是在澎湖寫的。那時我提著一部notebook,在那兒享受碧海晴天,心裡知道,小說寫到這邊,有個莫大的轉折,馬達加斯加只是小問題,最重要的是,我將要從活生生的台北,穿越進去一個虛實不分的時空,製造出海安與耶穌之間真偽難辨的牽連。

我有很多選擇,在我們常接觸的小說中,有許多特異書寫的典型,比如說魔幻小說,意識流派,後設立場書寫等等,當時我的決定是,沒有「確定有這種寫法,才能這樣寫」這回事,就是要讓它似抽象、類真實,無以名之地發展,就因為從馬蒂開始的一切情節都寫實,到了這邊,正好讓人在閱讀上一腳踩空,從此飄飄蕩蕩。

嗯,這麼邪惡的願望,需要很大的野蠻。我在海邊閒逛了兩天,一字也未寫,因為還缺了點勇氣。

那天,我在馬公碼頭附近獨行,從港邊一個小巷穿出來,迎面就是炫亮的藍色大海,在我的眼前,正是一艘大貨輪靜靜泊在港邊,新油漆過的船身,潔白得幾乎刺傷眼睛,在白色的船頭上,以深藍色漆了三個楷體大字──每個字都比一輛汽車還大──寫著「海安號」。

說不上為什麼,就是在那一天,我得到了野蠻的勇氣。

--------

TO citygirl

呵,算得這麼仔細呀?

傷心咖啡店,寫的是在「上一年的某個強烈颱風,和下一年的颱風季」之間發生的故事,所有的事件必需壓縮在一整年以內,所以,情節看來緊湊,但時程並非感覺上推演得那麼快速。

妳說到的海安星座問題,我來分析給妳聽,書中的線索顯示,馬蒂是在六月進入電腦公司工作,七月初決定到傷心咖啡店兼差,在113頁中,提到海安生日時,又加註「上個月才剛過生日,今天是陰曆生日」,暗示海安的生日應該是在六月下旬,可能是雙子座,也有很大的可能是巨蟹座。

綠白Y心領了:),聽個話,不要開了買菸的首例啊。簽名本應該不會賣到海外去,請不要太遺憾,妳不覺得能在這邊直接溝通,勝過於一紙筆跡嗎:)

我感覺短篇小說的書寫難度應該不低於長篇小說,兩者的主要差別是寫作者的體力和意志力問題。說真的,兩個月的蘊釀期,對長篇來說還是太倉促了點哩,話說回來,要是便秘兩個月也是太悲慘的情況。呵,其實我覺得這是創作能量的問題,內在累積了足夠的東西,自然會有一股欲望逼著妳寫下去,寫幾個月都不成問題,都不嫌累,也許妳較適合把現在的自己,當成儲藏能源的階段吧。

忘了從哪邊聽來的,也不確定是否真實,聽說尤加利樹是一種很奇妙的植物,如果妳種下一顆尤加利樹的種子,久久澆灌,下場通常是很失望,因為它就是拒絕發芽。那種子的習性是藏在地底下很多年,一顆不發芽的種子該怎麼存活是個秘密,許多年後,當它決定冒出土層時,就是怒放式的暴長了,迅速生長,不停增高,在短時間內它可以拔升好幾丈。

總覺得,長篇小說多半是這樣造出來的。

藍海咖啡是杜撰的,但以調酒的概念來說,用藍柑桂酒調鮮奶油,造成藍色咖啡頂層是可行的。

哇,真準,我最喜歡的是Vodka Lime沒錯。以前常去的小酒吧,店主見到我來了,根本不需要我交代,就會自動送上一杯Vodka Lime來。

妳所說的文采,還有在文字中包藏一些言外深意,這對於寫小說的人來說,都算是基本功夫啊^^",加油,妳也會漸漸熟練的。

很毛的部份,我不太好繼續置評,倒是人們常說讀我的小說感到很悲傷的部份,這麼說吧,洋蔥,因為我加了洋蔥。

是啊,馬蒂想去的地方,差不多都是我的心願。希望妳能如願踏上馬達加斯加,至於「基本上我是比較想去繁華的歐美國家首都之類的」,呵,不難猜測,妳就叫citygirl呀。

呵,妳的關於死後世界的神秘聯想,好像不少讀者也提過同感,基本上我滿欣賞的,不過當初在執筆時,我倒是很有意地,不允許自己寫下太多死亡。

我是念外文的呀。我的家人對於我的選系並沒有意見,這點真值得感謝。

別客氣啊,我答得越多,就越有點心理準備,妳們會從中延伸出新問題:)

--------

TO 一個人的孤讀

彥子你好,謝謝你這種悠久的閱讀方式,感覺好像是我們在某種層面上,默默地並肩同行了很長一程啊:)

寫得出第三本小說,對我來說也算是始料未及,幾年來我常常以為不可能完成它。關於你的問題....

1.如何構思出並且設定「燕」中的角色與場景呢?純粹是紙上操練啊,為了寫活卓教授,為了召喚出心目中的那隻燕子,幾乎是從一片空白中,漸漸勾勒出幾個或迷惘、或困頓的角色,阿芳與龍仔先底定了,榮恩是後來才決定添入的,她的任務是激化阿芳的受苦程度,接著,為了提高思維上的辯證張力,又添上二哥,然後才考慮舞團中的其它成員。場景沒什麼特別的,就是我們都習慣的台北。與舞蹈相關的部份,的確需要不少參考資料,這點,對一個寫作者來說,只算很普通的準備功夫哩。

2.是的,不只心情上從零開始,連撰寫材料也幾乎從零開始,的確不太容易。我還曾在網路上見過有人預言,寫出傷心咖啡店的作者,應該是掏盡了心靈能源,不可能再寫出東西了。嗯,老實說,這預言不算胡扯。所以寫燕子時,我才真正第一次算是從零開始,寫傷心時我擁有太多現成的資源了。這就是為什麼我在前面答文中提過,寫燕子是為了試練我到底能不能寫的原因啊。

3.呵,其實,西卡達有真實的臨摩對象,我只提過卓教授確有其人,避免談西卡達,原因是這人還沒準備要出櫃呀,是的,他是個善解人意的同志朋友,請原諒我無法多談他:)

4.我沒學過手語哩,手語的參考資料倒是不難找。我在寫龍仔時,並沒花太多功夫在研究手語上,只是很認真地揣摩無聽覺的世界,那一陣子,連看電視都是禁聲的,揣摩得太當真了,上街時,連背後車鳴喇叭都聽不見....這方面不多說了,只想說,壓抑聽覺以後,赫然發現一個在視覺上更細微的世界。

5.有的,當然有這種感受,這大約是每個人都難免經歷的,發現自己從一個「我希望將來我要如何如何.....」的狂野許願者,長成了一個非常確定自己不可能作些什麼的人。

有句話是這麼說的:「所謂長大,是漸漸不再接受自己的無能,但又學會該怎麼認輸。」

有點辛酸是吧?你問我是在什麼時候有這感受,嗯,大約是大學畢業,工作五六年以後。

「我只是,沒辦法忍受下去的時候,再多忍一秒鐘」。這是我最喜歡的一句對白呢。真高興它能傳遞給你一點力量。

彥子,多巧的諧音。

我曾在傷心咖啡店裡這麼描述鳥類:「多半的小鳥終生都棲守在同一個巢,只能在很固定的領域中飛翔;而候鳥,因為天賦的習性,每年不由自主忙碌地往返於南北之間,飛行在同一條路線之上。」

住在台北市最南端,我家的這一帶正好有許多燕子築巢,親眼看著牠們年年來去,感覺燕子的飛翔是很奇特的,速度高、喜愛急轉彎、敢於近距離擦掠他物,總好像有點享樂的成份在其中,玩得很自在。謝謝你的祝福:)

--------

TO 風雨交加的龍蛇蘭

什麼?所以你是個在役青年?直接跳到你的最後一段,呃....叫我阿姨?來人啊,直接拖到禁閉室去。

嗯,在看你也聽Beyond的份上,饒過你了。

「"當兵"真是極度異常超級霹靂最不自由的事。」呵,瞧這痛苦,激發了你多麼強大的描述潛能啊,相信你會熬過去的。關於未來踏入社會之後的生涯,我也先料定,你仍舊會在其中找到許多樂趣的:),只因為看出了你的內在包藏著很感性的一面。謝謝你同意那六個角色是社會縮影,祝福你將來找到衷心同意的努力方向啊。

ps.那隻蝴蝶就送給你吧,牠被埋藏太久了,需要透透氣。

--------

TO cowgirl

Hi, 名字帶點野性的女孩,謝謝妳這封可愛的留言,但我怎麼感覺,從那一聲「請出列!」聽來,妳似乎像吉兒更多一點哩:)

曾經在答文中提過,在傷心咖啡店裡面,我最滿意的角色是小葉與陳博士,其實呢,隨著年歲增長,我漸漸懷疑,素園可能是寫得最好的一個人物。

不慍不火,平淡,普通,這種人物真不容易形容。

好像是像妳這樣「在社會混了幾年」的人,才會漸漸欣賞素園這角色,她的逆來順受其實是柔中帶剛的,我藉著書寫她,意外記錄下了都會生活中,一個年輕上班族的內在深沉歷程,這記錄片式的準確剪輯,很可能我再也無法仿造一次了,當時只道是尋常啊。

從七八年前開始,我就因為讀者的要求,提供過幾次我的閱讀書單,不過內容都很集中在哲學與社會科學,之後我又覺得書單是太私人的東西,幾乎像底褲一樣,大家需要的尺寸都不一樣,何必露出它招搖?咳....略說我最近幾年接觸的讀物吧,因為正在寫小說的關係,所以我幾乎不讀小說,倒是讀了些近代的中國文學,主要是魯迅、郁達夫、錢鐘書的散文作品,也讀詞,從晚唐到清朝的詞都讀,最喜歡的詞家,這答文中有蛛絲馬跡,呵,我直接說,是納蘭性德。另外,時報出版的Next系列,與天下文化的社會人文系列,我都滿樂意讀的。

妳的欣賞為我添了力氣,所以我也謝謝妳:)

--------

TO yam

Dear學妹,面臨選系時讀傷心咖啡店,應該是不太好受的經驗吧:)

英文系?謝錦老師的課?妳提的老師,是不是指大名中有朵花兒的那位呢?

如果是的話,有影響,影響還真不小哩。

倒不是因為他在課堂中傳達了什麼,我還記得這是一個看起來總是有點憂愁的先生,講課很認真,問題出在我身上,我始終心不在焉啊。

那麼影響從何而來?來自這老師在我大一時,出了一道令人咬牙切齒的作業。

他提列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文字片段,分別來自許多書籍,然後規定我們自行上圖書館,將這些文字出處的「書名、圖書館編碼」抄錄回來。

妳知道的,學校裡的圖書館分成數棟,要一一跑遍是很費腳程的,不幸我的小組作業同學全體打混,千山只剩我獨行,只好咬牙切齒地上圖書館,從手動查書目卡開始,忙了兩天。

作業後來過關了。我也因此,第一次正式學會了使用圖書館資源:)

這結果就是謝錦老師要的吧。

我成了一個圖書館常客。關於我後來的寫作,這樁小事,影響絕對不淺,因此我始終感謝那作業,也感謝名字中帶朵花的那位老師:)

雖然和妳的猜想不太一致,也算殊途同歸了。謝謝妳提出這問題:)

--------

●特別說明:

本週的答文又趕不上讀者們發問的速度了,呵,再給我點時間吧,已請九三萬將第四週問答改為各位的咖啡時間,請大家趁這一週瀏覽地底三萬呎內文連載:)

第四週的答文將如期推出,屆時將回答第三週提問者印、2501.....等二十多則留言。

還想提出問題的,請忍耐幾天,第五週的「來問朱少麟」,還是會照進度繼續進行!^_^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