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歌.朱少麟.地底三萬呎

關於部落格
朱少麟習慣隱藏.九三萬專長挖掘.奮不顧身.探索朱少麟的寫作世界。
  • 5736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這幾年】朱少麟

嗯,我到處流浪了一陣子,還在嚮導落跑的情況下,獨自爬上吉力馬扎羅山,直攻山頂,在那兒我試圖抽一根煙,失敗,空氣太稀薄的關係。然後我又參加了一個有趣的研究活動 --International Antartic Research Program,目前正在積極健身中,若無意外,很有可能明年我將登上南極大陸,跟一支重裝備隊伍一起共探南極中心點。

ok, kidding, 這幾年我還能跑哪去?我當然是在上班啊。

你應該還記得我從事政治公關業。

不過還是很少人了解那是什麼工作,簡單地說,跟選舉有關,就是輔選的意思。

那是一間很有意思的公司。說真的,若不是在那兒工作,我還真不確定是否會走上「一邊上班一邊偷偷寫作」一途,呃...反過來說,若不是「一邊上班一邊偷偷寫作」竟然奏效,我也不太可能離得開那樣活潑的工作環境,這其中的因果關係我總是沒辦法推想得太究竟,因為總有感情阻攔在中間,別想岔了,我指的不是辦公室戀情,只是很單純地,對那間公司有溫暖的親情之感。

傷心咖啡店出版之後,我仍舊在那兒上了幾年班,過著「在排山倒海的悲慘工作中拼命找樂子」的生活。

什麼?你說「悲慘工作」和上一段的溫暖親情有抵觸?ok, whatever, 總之,這方面我和任何人的差別都不太大,習慣在辦公桌前一邊哀嚎,一邊又忍不住與同事建立起了某種連體嬰式的革命感情。說真的,我的最要好的哥兒們,都是在辦公室裡認識的。

我是在2000年的大選之後,才漸漸離開職場,奮力爬向此生的終極目標。

是的,差不多是用爬的。

終極目標,一定要我說嗎?好吧,那就是靜靜地待在家裡。

靜靜地待在家裡,讀書,帶貓散步,曬曬太陽,坐在窗前換本書,出門繼續散步,閒走到迷了路,大約就是這種生活。

好吧,我承認這種生活太孤僻了,太消極,太離群(你知道我家甚至拒接裝電視),太虛耗,太值得鄰居們拼命猜測我到底是不是個被金屋藏嬌的女郎。

但是我為什麼不能孤僻?

最近這幾年的生活方式,我很滿意,在這滿意中,我才漸漸重拾了二十出頭歲時的一些力氣。

呵,希望大致回答了你的問題。

你問我,該怎麼見面?讓我選擇的話,請來台北看我好嗎?我喜歡我們那次在河堤上的凌晨散步,我披著你的西裝外套──直到現在還記得那外套布料的質感哪──沿路耍賴,遇見每座石椅就發誓我再也走不動了,你猜怎麼?如今石椅大多被拆掉了,河堤也全段整修過,幸好,月光還是一樣的。

由衷祝福你的新戀情。我過得很好,重新接獲你的訊息,我也得到了很大的祝福。:)

少麟 2005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